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说说 > 情感咨询

新农业视域下破坏农业生产经营的法律问题初探,法律毕业论文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6-11 15:01

新农业视域下破坏农业生产经营的法律问题初探,法律毕业论文

  我国当前立法中对农业生产经营进行保护主要是通过现行刑法第276条规定的破坏生产经营罪来实现的,即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从法的渊源来说,该罪名是从我国1979年修订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破坏集体生产罪演变而来。

从该罪名的历史沿革以及法条的表述中不难看出,设立该罪名主要保护的客体是公私财产所有权和生产经营活动中的正常秩序,其中包含了农业生产经营秩序在内。 在犯罪对象上,法条将耕畜单列出来,一定程度上凸显了立法者在立法时对我国农业发展的水平以及在生产经营中农业生产经营的重要性。

在犯罪的主观方面,法条中明确提到了泄愤报复这一主观目的。 在20年前,我国科技水平发展有限,我国农业生产上在很多地方还停留在传统农业的水平,因此就立法的科学性来说,刑法第276条在当时的情况下对残害耕畜、毁坏农机、损坏农作物等常见的破坏农业生产经营的行为进行了准确的定性与评价,在历史上对保护我国农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根据破坏生产经营罪在立法上的历史沿革,我们不难发现,以法律手段对破坏生产经营行为进行打击已经有很长的历史。 然而在司法实践中,尤其是现行刑法颁布实施以后的刑事审判活动中,以此罪名定罪的案件似乎并不多见。

综合法条规定和相关司法解释,笔者认为,在当前新农业视域之下,就此罪名的立法和实践至少存在3个问题。   破坏生产经营界限不明  本罪在1997年刑法修改时,只简单地在法条规定上将集体生产改成了生产经营,将法定刑的刑种和刑度做了调整,之后20年以来一直保持原状,对究竟何为生产经营、何为破坏生产经营的实行行为都没有给出权威的立法解释或司法解释,因而实践中的不少案件在审查过程中都曾出现过关于能否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定罪的激烈讨论。 在现实中能找到许多案例,其实行行为均符合法条所规定的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最后却没有认定为破坏生产经营罪,往往是因为对该罪名的理解还有些狭隘。 尤其是对本罪侵害的法益是什么、该罪名中的破坏、生产经营等如何解释以及本罪的犯罪目的是什么等问题还存在很多争议,特别是对泄愤和报复性质的争议: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实际上是行为人实施危害行为的动机[1]。 在新农业蓬勃发展的今天,传统农业产业结合了新技术,结合了互联网+,具有了农机技术新、生产效率高、产业链长、销售渠道广等具有时代性的特点,在农业生产中生产经营的外延也相应扩大,因此此罪实行行为的外延也应当相应扩大。 有学者认为,在当前社会环境下,按旧法条的规定把破坏生产经营仅仅认为是在物质层面上的破坏已经不合时宜,应当考虑电商经济、网络空间的特点来重新定义破坏这一行为。   其他方法的规定过于笼统  而现实中也存在另外一些案例,其实行行为并不符合本罪法条的典型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被司法工作者以其他方法进行了解释,而究竟其他方法的界限究竟在哪里怎样才是合理的解释解释会不会违反罪刑法定原则和主客观相一致原则学界也一直有所争议。 按照通说的理解,其他方法应该是与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相类似的毁坏财物的方法,而不是泛指任何方法。 其实质是以毁坏财物的方式破坏他人的生产经营[2]。

随着时代的发展,网络的普及,电商经济的兴起,在实践中本罪的适用上又出现了难以解决的新问题,而这些问题的争议之处仍然不外乎上述几个方面。

当前法条规定了其他方法,其实质上是一个兜底条款,给司法者留下了一定范围内的自由裁量权。

然而因为此罪名在实践中很少适用,且此罪的实行行为与其他罪名存在想象竞合、法条竞合之处,因此在实践中多见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名来定性破坏生产经营行为的情况。 当前新农业与互联网+有着密切联系,农业生产中存在很多通过网络渠道销售农产品的现象,如果有人对农产品销售者恶意差评,或者破坏网络信息后台,造成重大损失的,其实质上虽然破坏了农业生产经营,但在实践中往往以敲诈勒索罪、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来定性。

如此一来,刑法第276条中的其他方法在实践中形同虚设,并不能起到准确定性破坏生产经营行为的作用。

  犯罪对象的规定存在滞后性  从刑法条文中我们可以看到,破坏生产经营罪的犯罪对象集中在生产经营所需要的物质性生产资料上,在农业方面具体表现为各种农业机械、农业设施、耕畜等对象。 在新农业中,虽然农机、农业设施也是很重要的生产资料,但利用耕畜耕作的情形越来越少,特别是在当前农业农场化、集约化、科技化的情况下。 因此刑法第275条中对耕畜这一法定犯罪对象的规定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滞后性。

并且在机器设备的规定上也具有滞后性,当前在农业生产中除农业机械和农业设施外,还有其他不可或缺的因素,比如计算机网络、新研发的种子等,一旦损坏可能造成农业生产经营的重大损失。

上一篇:广州端午小长假催热文化游 40项非遗项目首次亮相

下一篇:习近平致信祝贺博鳌亚洲论坛全球健康论坛大会开幕 情感句子短句 潮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