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说说 > 情感咨询

《巴山道中除夜书怀》崔涂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09 12:14

《巴山道中除夜书怀》崔涂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古文学习网

作品简介《巴山道中除夜书怀》是唐代诗人崔涂的作品,是《全唐诗》的第679卷第92首。 此诗写除夕之夜旅居之感怀。

首联即对,起句点地,次句点人,气象阔大;颔联写除夕客居异地的孤独;颈联写亲眷远离,僮仆成了至亲,再烘托“独”字;尾联点出时逢除夕,更不堪漂泊。 全诗流露出浓烈的离愁乡思和对羁旅的厌倦情绪。

作品原文巴山道中除夜书怀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 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春。 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 那堪正漂泊,明日岁华新。

作品注释除夜:除夕,即阴历十二月最后一天的晚上。 有些版本作“除夜有怀”。

迢(tiáo)递:遥远的样子。

汉末益州牧刘璋设“巴郡”、“巴东”、“巴西”三郡,故有“三巴”之说,今四川省东部地区。

三巴:巴郡、巴东、巴西的合称。 相当今四川嘉陵江和綦江流域以东的大部分地区。

后亦多泛指四川。 [2]羁(jī)危:指漂泊于三巴的艰险之地。

羁:寄寓异乡;危:艰危困苦。 万里身:此身离家万里之外,路途遥远。 残雪:残余的积雪。

孤独:一支烛。 这并非实指,而是说自己在这除夕之夜,孤独独照,更感到离家万里的异乡人了。

有些版本引作“孤烛异乡人”或“孤独异乡人”骨肉:指有血统关系的骨肉亲人。 僮(tóng):未成年的仆人。 亲:亲近。

那堪(kān):哪能受得了。

岁华:年华。

作品译文三巴的道路多么迢远,我走在万里艰危的征程。

乱山上残雪在黑夜里闪光,一支烛火陪伴着我这异乡的人。

离开亲人们已越来越远,和僮仆的感情分外加深。 哪堪漂泊在天涯,又适逢明朝岁华更新。 作品鉴赏崔涂曾长期流落于湘、蜀一带,此诗为诗人客居四川时所作。

此诗抒写诗人避乱流离巴蜀,旅途之中适逢除夕之夜的惨淡心情。 全诗核心是一个“悲”字。 首联“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写离乡的遥远和旅途的艰辛:感叹三巴道路的迢远,感叹与故乡的万里相隔。 诗人只身流离万里之外,举目无可亲之人,生活的艰辛,生命的危险,如影随形地纠缠着他。

“迢递”“羁危”用字精炼而准确,让人顿感起笔之突兀。

同时,“三巴路”“万里身”又显得气象宏大,真可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生动地反映出巴蜀的山川形势。

虽是深挚地抒发飘泊天涯的无限情怀,却并不给人以萧瑟的感觉。

颔联“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春”,具体地描绘出了异乡除夜的凄凉。

住所外面,是覆盖着残雪的乱山;屋里,孤零零的一支蜡烛陪伴着诗人。 “乱山”、“残雪”既是写旅居的环境,也是在烘托诗人除夕之夜的纷乱、凄凉的心清。

写山用一“乱”字,展现其杂乱的形态,借以写诗人诸事纷杂的心态;写雪用一“残”字,既扣住了时令,又写出残冬余寒未消,借以表现心境的凄冷。 此二字皆诗人匠心运筹、刻意锤炼的笔墨。

“孤烛”二字也具有很强的表现力,往年过除夕,合家团聚,虽说生逢乱世,节日清贫,总还是快慰的;如今过除夕,却是独自一人处在异乡,论相伴者,只有无言的蜡烛,而蜡烛又是孤独一支,“孤烛”照孤客,孤客对“孤烛”,物态人情,相互映衬,有力地揭示出诗人孤苦的心境。

此句与马戴的《灞上秋居》“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一句,可谓是异曲同工,同样扣人心弦,读来令人心碎。 颈联“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真切地写出了久别家乡之人常有的亲疏情感。 文字虽直朴,道情却非常细腻曲折。 在家时,有骨肉相伴,自然感觉不到僮仆的可亲之处;如今飘泊在外,远离了亲人,与骨肉远隔,无法与亲人们一同迎接新年,故而对于身边朝夕相处的僮仆才倍感亲近,同时也为除夕增添了一些欢乐。 对僮仆感情的转变,固然是好事,但这也暗中陈述诗人当时处境的寂寞孤独和生活的拮据困窘。 诗人用笔巧妙,明写“情亲”之乐,暗道羁旅之苦,于无字之处发出一片浩叹。 此联语言质朴,感情细腻,与第二联互相映衬,真挚感人。 尾联“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归结本题意旨,言不堪在这飘泊的生涯里过此除夕,想到明日又增一岁不禁愁苦万分。

所以,诗人寄希望于新年,祈祷不再漂泊流离,显得顺理成章,真切自然。 这种结尾统摄了全篇的情感,把叹羁旅、思故乡、念骨肉、感孤独诸多纷杂的心绪归为“那堪”二字,以强化之,又用“明日岁华新”把这些思绪框定在“除夜”,意境鲜明,结构严谨。

句中的“明日”紧扣题中的“除夜”二字,于篇末点题,强烈地表达了诗人不堪忍受的异乡飘泊,希望早日结束羁旅生涯的愿望。 离愁乡思,发泄无余。

全诗语言朴素,铅华皆无,于平实之处涌动真情,意境苍凉,语言工丽,感情真挚,刻画细腻,情韵幽绝,感人至深。

“乱山”一联堪称佳句,令人回味无穷。

名家评论清贺裳《载酒园诗话》又编:“崔涂《除夜有感》:‘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

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春。 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 那堪正漂泊,明日岁华新?’读之如凉雨凄风飒然而至,此所谓真诗,正不得以晚唐概薄之。

按崔此诗尚胜戴叔伦作。 戴之‘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寥落悲前事,支离笑此身’已自惨然,此尤觉刻肌砭骨。 ”英汉对照除夜有怀崔涂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 乱山残雪夜,孤独异乡春。 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 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 ONNEWYEARSEVECuiTuFartherandfartherfromthethreeBaRoads,Ihavecomethreethousandmiles,anxiousandwatchful,Throughpalesnow-patchesinthejaggednightmountains--Astrangerwithalonelylanternshakeninthewind....SeparationfrommykinBindsmeclosertomyservants--YethowIdread,sofaradrift,NewYearsDay,tomorrowmorning!作者简介崔涂[唐](约公元八八七年前后在世),字礼山,善音律,尤善长笛。 今浙江富春江一带人,唐末诗人,生卒年、生平均不详,约公元八八八年前后在世。 唐僖宗光启四年(888)进士,《全唐诗》存其诗1卷。

他写的最有名的一首诗是《除夜有怀》。

上一篇:问津书院打造国学教育基地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