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说说 > 情感咨询

第八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颁奖暨散文诗创新与发展座谈会侧记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08 14:20

第八届中国散文诗天马奖颁奖暨散文诗创新与发展座谈会侧记

天山网讯(记者李剑摄影报道)《文艺报》编辑、作家刘秀娟说,从当下很多从事创作的著名诗人作品中,能够看到所透露出来的金属般的思想质地。 厚沉而具有力量的思想——这本该是散文诗的精神内核之一。 在散文诗初为国人所识时,我们就已经在鲁迅先生的笔下领略到了散文诗的深沉:“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 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

死亡的生命已经朽腐。

我对于这朽腐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还非空虚。 ”生命,呐喊,生活,质疑,爱憎……散文诗从来不乏这些探触人间最本质命题的内容,这也必将是它持续于大地的动力。

“复兴的散文诗正在重回本真,这种年轻的文本形式,还能够开拓出更多的精神内核,具有更多的可能性”——2015年6月14日,在伊犁师范学院举行的2014年度(第)散文诗奖暨散文诗与上,诗人们如是说。 走向复兴“复兴”,是“2014年度(第)散文诗奖暨散文诗与”上被提及度最高的一个词。

伊犁著名诗人亚楠说,目前,北京有相当一部分从事新诗写作的诗人开始着手写散文诗,他们的起点非常高。

这对于散文诗来说,无疑是注入了更多的活力。

散文诗的复兴,在于诗人们对散文诗的信念,在于以信念为基础的坚持。 如,推动西部散文诗创作与发展的《伊犁晚报·天马散文诗专页》和中国散文诗天马奖。 截至目前,中国散文诗天马奖已经连续举办了八届。 《星星》诗刊副主编、诗人李自国说,八年的坚持,可以点燃青春之火、心灵之光。 这也足以形成一个散文诗文学创作的高地,供人们仰望、向往和行动。

阵地,当是推动发展的良器。 多年来,《星星》诗刊也在致力于散文诗的推动。

从散文诗专页到散文诗下旬刊,以及于今年设立的“鲁迅散文诗奖”——散文诗在国内经历了100年的发展后,重新以蓬勃的姿态走向人们的文学视野。

不只是花草散文诗曾一度沉寂。

这种沉寂与诗人们的创作内容相关。

“它被写成了一种与生活无关的东西。 ”《六盘山》副主编、诗人单永珍说。 花草、风月、缥缈的情感、无根的自怜,曾一度成为散文诗创作的主要内容。

“散文诗不仅限于花草,它还有更深沉的东西。 ”亚楠说。

这种深沉,在他自己的边地守望里,在青海诗人昌耀的诗文间,在当下散文诗的重要推动者之一周庆荣的诗作里,都能看到。

对此,《绿风》诗刊社长、执行主编彭惊宇深感认同。 他以鲁迅先生的《野草》为例,这本散文诗集是新文学草创阶段一座孤绝而立的高峰,足以与小说作品并肩成为鲁迅先生的文学双壁。 因此,散文诗的创作需要思考,需要重读经典,汲取力量。 它可以成为一把小小的利器,搅动人潮,在人心里翻动波澜。 它可以成为文学最高的表达形式,存在于高地之上,以其深沉改变人们浅尝辄止的阅读形式。 路还很长现场学生提问,如何才能写出有深度的文字?《上海文学》原编审、作家徐大隆说,文学创作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它不是对生活的简单复制,写作者不仅仅是生活的旁观者或参与者。 所有的生活经历,都可以放置在灵魂的高地上,经过思想的发酵,形成见解,向生活发出诘问。

如是,散文诗的创作亦然。 向生活发出诘问,向文本本身发出诘问。 散文诗本就是一种年轻的文学形式。 “它在前方的道路上没有更多限定,更容易抒发自己,表达自己。 ”《高原》副主编、诗人彭澎说。 既无限定,那就有更多可能。

在新诗的百年发展中,它有过剧烈的碰撞、探索、变革,而相反,散文诗一直处于温和状态。

目前,散文诗创作的蓬勃状态让人欣慰,但在文体上,它应该具有更大的探索空间,供诗人们去探索和创造。

“散文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刘秀娟说。

这条漫长的路上,当然需要注入更多的新生力量。

新疆青年诗人吉尔称,写作是让她觉得生活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的载体,“我从前没写过散文诗,但今天,我决定,总有一天,我要拿下散文诗天马奖。 ”提起笔来,明天,你们可能就是最伟大的诗人。

上一篇:日本地震核泄露,我们应该怎么办?(二)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