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说说 > 情感咨询

多元叙事法——论一种便捷有效的成长性小组辅导法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09 14:55

多元叙事法——论一种便捷有效的成长性小组辅导法

【吴江霖心理学论文集】[论文摘要]多元叙事法,是笔者在多年高三考前心理辅导的实践基础上,借鉴萨提亚的家庭治疗、海宁格的家庭系统排列、NLP简快心理疗法等流派的“现场表演”技术成分,发明的一种便捷有效的成长性小组辅导法。 它由“叙写烦恼”“一分钟换元情景表演”“现场的多元问题解决视角”“当事人小结”“庆祝与祝福”五个步骤组成。 [论文关键词]多元叙事法;成长性小组;辅导方法一、缘由1.当事人语言的局限性当当事人说“我要死了,我要跳楼了”,其真正的意思是:我很纠结,我被卡住了,我不知何去何从?当当事人说“我不会与人交往”,其实际情况是:我在交往中还不会灵活运用眼神、身体距离,选择合适的轻松话题等交往技巧;但我已有想交往的愿望,我的交往能力已有3分(自由胜任交往是10分,我到7分就够,因此,还有4分的距离,这并不太难)。

类似上述当事人的陈述,其语言背后的真相是需要我们找到一种方式使之呈现在导师与来访者面前,这样双方讨论他(她)的“问题、烦恼”就能轻松起来。 2.看不见的比看得见的重要,不在场的比在场的重要一个四年级的孩子因为捣乱,家长总是被叫到学校。 教师与家长对他的定义是欺软怕硬。 当导师要求这孩子表演“欺负”这一动作时,他没有轻重地摇晃他同学的头,这时导师询问扮演者的感受,她说“我恶心,头发晕”。 导师又问孩子,你摇他的头,本意是什么呢?他说“与他玩,想开心”。 在这则案例中,可见的是他的“欺负”行为,看不见的是孩子想与同学一起玩的美好愿望;在场的是成为捣蛋分子被带到教师这儿;不在场的是他不知如何邀请小朋友与自己一起开心地玩。 3.当事人口中的问题不是一般人想象的问题有孩子说“我恨家长”,其实孩子心里夹杂着爱与恨;有孩子说“我考试紧张”,其实别人与他一样紧张,当他知道别人的紧张比自己还要厉害时,他倒释然了;有孩子说“我想早恋”,其实他是想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在哪儿。

咨询实践中的种种发现,促使我去寻找“当事人心中的地图”。

在发明“多元叙事法”的过程。

上一篇:2400亿天价离婚后,全球首富情人首次曝光:情人哥哥为20万告密[图] 感情是怎么来的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