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说说 > 情感咨询

美国人在TikTok上分享什么?他们的工作

发布者:admin
日期:2019-07-12 16:38

美国人在TikTok上分享什么?他们的工作

你见过有人用叉车抛硬币吗?只要把硬币放在坚硬光滑的表面。 把叉片的尖端置于硬币上方大约正中的地方,施加一点压力,然后轻轻压下去。 硬币的边缘受力,让它飞起来,翻过去,甚至飞到叉片上。

这个得练习一阵子才行。

用手掌边缘来加工三文鱼,而不是用刀慢慢切;或者眼睛看都不看就用越来越快的速度切出几十片完美的黄瓜片。 你可曾体会过一条干净平滑的单道焊缝的喜悦?或者在一条破裂的水管弄得泥浆四溅时把它盖住?如果你在动物园里抚摸一只心爱的树懒会怎样?有时候,它也会爱抚你。 也许,虽然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你就是对波音737Max飞机的起飞前检查很好奇?它让人害怕:随着屏幕亮起,一个机械的声音念出各种事项:拉起、风切变、风切变、风切变、地形、障碍物、障碍物、拉起。 所有这些都是我从TikTok里看到的,它是一款广受欢迎的视频应用程序,人们似乎很难描述它。

这个应用有很多青少年用户、有很多音乐、还有很多……这个,各种各样的东西。 它被神秘的算法所控制,可以让用户随意穿梭于其庞大的平台之间,实现其创造者所决定的任何目的。 这款应用不会为浪费你的时间而道歉。 显然,它也是在工作时消磨时间的好办法。 TikTok鼓励用户为话题标签贡献短视频,或者参与到笑话和挑战当中,或者跟着歌曲片段一起唱歌。 由于对用户内容的狂热和频繁要求,TikTok出人意料地成了一股促进劳动可见度的力量。

“这个平台有时候可以让你从工作压力中解脱出来,”TikTok用户肖恩·道格拉斯·杜埃尼亚斯(ShaunDouglasDuenas)说。 21岁的杜埃尼亚斯来自关岛,现居休斯敦。 他在这款应用上发布滑稽视频、跟伴奏演唱流行歌曲的视屏,还有标签和模因,因此积累了大量粉丝。

他在航空公司担任地勤人员,偶尔也会发布他在工作时拍摄的视频。

有一次,在一段15秒的视频里,伴随着《阳光、棒棒糖和彩虹》(Sunshine,Lollipopsandrainbow)的音乐,他带领观众们参观一架空荡荡的、正准备重新归置和清洁的商用飞机。 “人们很惊讶,我既不是演戏的也不是拍电影的,而是在一家航空公司工作,”他说。

TikTok确实有一些人们所熟悉的功能,比如个人简介和粉丝关注,但它比其他平台更依赖于算法推荐、精选歌曲、分类和标签。 这使得我们很容易看到很多关于各种职业的内容,由从事这些工作的人们简洁地呈现给你:#scrublife(清洁生活)标签带你进入医院;#cheflife(大厨生活)带你进入厨房;#forgelife(锻造生活)带你进入滚烫的钢铁世界;#farmlife(农场生活)带你来到田野。 大多数大型零售商和连锁餐厅都有自己的标签,其中充斥着对雇主的抱怨、笑话或评论。 也有很多更能让人感同身受的片段。

没有人会喜欢关门前一分钟才闯进来的顾客。

很多视频都是在休息时间拍摄的。 也有些是在上一个打工地点赶到下一个打工地点的路上拍摄的。 但是,更多视频是在顾客之间的耳语声中拍摄的,或者是在意识到老板在附近的一片安静中拍摄的。

有一些标签普遍适用于在职人士,比如#coworkers(同事)、#working(工作中)、#bluecollar(蓝领)和#lovemyjob(爱我的工作)。

人们的确会在任何大的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工作。

但在相对较新的TikTok上,用户经常能看到不认识的人发的内容。

创作风险低,受欢迎度极其不可预见。 反馈会被放大以鼓励更多创作。 用户被激励要想成长就要公开个人资料。 这样有弊也有利。 浏览更大的工作相关标签,结果可能会是令人满意的惊喜——看到一名男子只一个简单的动作便剥下整张三文鱼皮的视频。

(评论实例:“你有一只锋利的手。 ”)而视频的发布者——44岁、来自纽约的盖里·金赛(GaryKinsey),自称旅行模特厨师(既当模特也烹饪美食)——自己也感到惊讶。

那是他在这个平台上发的第一则视频,得到了6000多个赞,远比Instagram上的多。

在Instagram上他的贴子主要是精心拍摄的完成的菜品。 他说,这很奇怪也很意外——但感觉还挺好的。

TikTok进入的是一个移动设备已大大融入我们日常生活的时代,无论身处何处,从一台设备上进行分享是默认的行为。 至少就目前而言,它是通往海量美国工作的门户。

(或者多点几下,就会看到中国、印度或俄罗斯的工作。

)从长远来看,社交平台有专业化的倾向。

你可以在Instagram上搜到几乎所有领域的工作,但你不得不找寻一番,并获得关注许可;这个平台上最明显的劳动形式就是影响力,虽然它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劳动。 YouTube如今本身就是一个工作场所。 它根据受众多少向视频作者支付费用,虽然YouTube有许多与各种工作相关的活跃的亚文化,但这些工作往往很吸引人或者很独特。 长远来看,成功的YouTube工作最后就是成为YouTube。

但TikTok上还没有多少赚钱的途径,就像YouTube和Vine早期一样,每个人都还不清楚自己在那上面要做些什么,当然,除了发帖。 它既非单纯出于志向也非出于表演。

假以时日,TikTok的优先事项会变得清晰起来,如果它坚持下去,或许人们也不再需要休息室的发泄环节,或者伞兵把双腿悬在飞机后部拍摄的镜头。

不过现在,人们正在用近在眼前的事物填满这片新的空间。

上一篇:周佛海日记揭秘他为何要当“汉奸”?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